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一个成功的刑事无罪辩护案例
2015-07-29 15:43

?一个成功的刑事无罪辩护案例

?

——————摘自知常录

?

????? 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名很好的刑事辩护律师,执业生涯中刑事案件办得并不太多。年界40,人生过半,特别喜欢找出老东西来看,在浏览过往文件时发现了下面的辩护词,突然觉得11年前,刚做律师第一年的我,刑事辩护也可以如此出彩,而且结果完美!只是当时并未意识到这个案例的价值,如果当时意识到了,或许我现在可能是一个自信满满的刑事大状了,容我意淫下,哈哈。

  依稀记得当时庭审也挺出彩的,作为辩方还申请了证人出庭作证,还学英美法系庭审般的让当事人撸袖露臂,以向法庭展示其极易辨认的体貌特征,来印证控方证人证言的模糊和有悖常理。还依次向各证人、被告人发问了当时的情形和当时的气温及我当事人的衣着【当时气温很高,大家基本都是穿短袖】。觉得自己当时为这个案子考虑的很是周全哈。话不多说,上辩护词。


辩护词

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浙江钱江律师事务所接受徐润家属的委托,指派本人担任被告人徐润的辩护律师。经过认真阅卷,会见了当事人,听取公诉人的发言及刚才的法庭质证,对本案有了全面的了解。起诉书认定被告人徐润参与殴打被害人徐大庆并将其打倒在地,证据明显不足,与事实不符。请法庭查明事实,对被告人徐润免除或从轻处罚。现就本案的事实及有关法律适用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第一、徐润自始至终没有殴打过被害人。

  1、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有间接证明徐润参与殴打被害人的,也有证明徐润没有殴打被害人的,两类证据相互矛盾。

  为证明丛文斌、刘国明、徐润以及“雪峰”殴打了被害人徐大庆,公诉机关向法庭提交了在案三被告人在侦查机关的询问笔录以及包括被害人徐大庆在内六名证人的证言。其中丛文斌、刘国明均指出徐润当时没有下车,也没有看见徐润参与殴打被害人。徐润本人也否认自己参与殴打被害人。在六名证人的证言中,郭会敏的证言指出丛文斌、刘国明以及“雪峰”下车殴打了被害人,但徐润没有在其中;社区警务室工作人员俞美丹的证言也指出了当时首先下车殴打被害人的只有3人,有2人在车上;其他证人虽然指出有4个人参与殴打被害人,但在具体的体貌特征上均没有将徐润描述在内。

  一般来说,从人对事件记忆的特征来看,对突发事件混乱场面中人员的记认,由于场面混乱,不容易被记忆。但有两类人最容易被记住:一类是相熟的人,他的一举一动会被旁观者关注并记忆;另一类是殴斗最为激烈的人或者体貌特征特别的人,他们的一举一动也会被旁观者自然关注并记忆。在此事件中,与徐润相识的人都指出徐润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这符合相熟人的记认常识。但相反的是,与徐润不相识的其他证人却都记忆成共有4个人殴打了被害人。而且,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对于所谓参与殴打被害人的4个人的体貌特征描述都以记不清楚为由而语焉不详。这一特点恰恰违背了上述对陌生人记认的常识,因为徐润双臂上有非常明显的龙形纹身。事发当日天气已热,徐润身着短袖,如果他参与打人的话,一定会被人轻易地记住粗壮手臂上有纹身。也一定会在侦查机关的询问笔录里反映这个情况。所以,记忆成4人殴打被害人的证人,定是将在场人员的数量与殴打被害人人员的数量混为一谈。换句话说就是,记忆模糊了。

  2、拟证明徐润参与殴打被害人的证人证言前后矛盾。

  证人朱水培在其询问笔录第2页第9、10行说:“我听到楼下有人吵起来我就下来了,看到3个人在打一个人,开始在大门口这里,后打到社区里面,这3个人很猖狂,很过分。……”但在其询问笔录第2页第15、16行说:“他们把汽车停在小区门口,大门口,小区有个人经过这里,说了一声怎么把车停在这里,车上下来4个人就打那个人了”。以上证言在打人的人数上前后矛盾,并且根据前后文,前段为其亲眼所见情况的描述,后段则为说明殴斗原因描述其听说的情况。因为朱水培下楼的时候,殴斗已经开始了,殴斗的原因只能通过别人的说法来获得了。

  证人孙金娣在其询问笔录里说看到4个人一起动手去打被害人,但因为害怕就马上走出社区大门,具体怎么打没看清楚;证人徐顺利在其询问笔录里说看到4人从车上下来,先下车的人先打,后来下来三个人打,当时场面蛮乱的,具体怎么打没看清楚。在这两份证言里,人数是确定的,但怎么打却没看清楚,那又凭什么来说明这些人都参与了打人,其中相互矛盾之处不言而喻。

  综上,起诉书指控徐润参与殴打被害人的事实明显证据不足,谁也没有看到徐润参与了殴打,只是通过在场人数模糊的推测殴打人数。根据徐润自己的回忆,当时的实际情况是,丛文斌先与被害人发生了冲突,而后,刘国明及“雪峰”参与了殴打,徐润见形势混乱,下车观望后将车倒出,载丛文斌与“雪峰”离开现场。自始至终,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

  第二、徐润仅在客观行为上起到了帮助作用,在主观上,并没有寻衅滋事的故意。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无预谋的突发性殴斗事件,徐润与本案其他被告人事先既无预谋,亦无事中的意思联络。本案因停车琐事而致使其他众被告人殴打被害人。在整个过程中,徐润先是观望,而后下车走至驾驶室将车发动带上其他被告人一同离开。案发当日正好是徐润38周岁生日,作为一个年近40的男人,有妻有女,已不再像20出头的年轻人那样行事冲动。更重要的是,徐润身患糖尿病多年,常年靠药物维持表面健康,身体已非常的虚弱。徐润特有的身体状况决定了他不再有和他人殴斗的念头。作为丛文斌、刘国明的朋友,在他们殴斗的时候,徐润所能做的也只是在一旁观望。在大家要离开的时候,徐润唯一做的仅是将车倒出开走。对徐润最大程度的认定,也只能从其客观行为上帮助了其他被告人离开现场来认定为从犯。虽然徐润已向法庭认罪,但本辩护人认为徐润的行为情节显着轻微,危害不大,请合议庭慎重考量,对徐润从轻处罚乃至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综上所述,被告人徐润在案发时并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归案后在侦查机关、公诉机关调查询问时能如实供述,认罪态度较好,请合议庭根据徐润的实际情况充分考虑,并予以采纳,给徐润一个公正的判决,谢谢。


?

  案件最后的结果是:公诉机关撤回了对我当事人的起诉,我当事人被无罪释放。其他被告人在公诉机关撤回起诉再次公诉的第二次庭审后分别被判处相应刑责。


?

????????????????????????????????????????????????????????????????????????????????????????????????????????????????? 案例撰写者:孙军峰 律师

??????????????????????????????????????????????


电话:0571-88998591(总机)????传真:0571-88998597
地址:杭州市滨江区科技馆街626号寰宇商务中心A座1403室